第八百六十二章 生死战?至尊特工最新章节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常识题库 > 西方文学,time:2019-07-13 20:39
上一篇:我们老得太快,却聪明得太迟 下一篇:没有了

第八百六十二章 生死战?至尊特工最新章节

“柳赋语,居住于银沙大酒店402房间,单间……”秦阳看着消息,微微眯起了眼睛。 看来自己得拜访一下对方了啊。 秦阳将柳赋语的消息全部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发现柳赋语竟然是一个人来中海的,这一点从她的航班以及住宿就能看得出来。

这胆子也太大了吧。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师傅甚至师公都在上海吗?一个人来中海?挑衅?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?秦阳决定好好的探查一下。

秦阳安心的在家休息一个白天,然后傍晚的时候开车出了门,前往银沙大酒店。 秦阳走到大堂,随便找了一个理由,确认了柳赋语确实住在银沙酒店402房间,而且入住的时候,只有她一个人,没有其他人同行。 秦阳坐在大厅,翘着二郎腿,很是悠闲的把情况给莫羽打了个电话,把情况都告诉了他。 “等着我,我马上过来!”莫羽没有二话,干净利落的答应了下来。

秦阳坐在大厅里玩手机,等待着莫羽,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以后,正在玩手机的秦阳忽然若有所觉,抬起了头。

电梯门打开,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出来,正是秦阳前来踩点打探的柳赋语。 秦阳眼光才看到柳赋语,她便若有所感,迅速的转过了头,当看着秦阳时,她的脸上流露出明显的惊讶神色,然后转了个身子向着秦阳走了过来。

秦阳看到她认出了自己,也不吃惊,放下了手里的手机,静静的看着她。

这里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堂,到处都是人,到处都是摄像头,秦阳并不担心实力比自己强的柳赋语会对自己做什么。

柳赋语走到秦阳的对面,眼睛微微眯了眯,然后在秦阳对面径直的坐了下来。 “秦阳?”秦阳微笑道:“柳小姐,你好。 ”柳赋语眼光冷冷的盯着秦阳:“你知道我?”秦阳坦诚的回答道:“难道柳小姐忘记了我们在江州游老叶子的寿宴上曾经有过交流吗,嗯,我说的是眼光交流……”柳赋语脸色冷漠:“你在这里,是来找我的吗?”秦阳坦然的回答道:“你之前不是来找过我啊,我很好奇你找我干什么,所以我来找你聊聊。 ”柳赋语面色微变:“都说隐门弟子能量巨大,这话果然没错,你知道我找过你这不奇怪,但是你却能迅速的找到我住在哪里,你的动作果然够快!”秦阳笑道:“身份证登记住酒店而已,这并没有什么惊奇的,也就是系统里查一下的事情,并不复杂。

”柳赋语冷哼道:“那你找我是想做什么呢,给我一个下马威吗,告诉我你很能耐吗?”秦阳摇头:“不,我只是想坦诚的和你聊聊。 ”柳赋语皱起了眉头:“聊聊?”秦阳点头:“对。

”柳赋语盯着秦阳,眼光锐利,仿佛两把刀子,似乎想看清楚秦阳心中到底在想什么。

面对柳赋语那如同刀子一般的眼光,秦阳神色平静,眼光坦然,就这么迎着她的目光,不卑不亢。

两人对视好一会儿,柳赋语垂下了目光,冷冷的盯着秦阳:“你想说什么?”秦阳微微一笑:“隐门和水月宗的斗争,你觉得真有必要吗?”柳赋语眼光陡然变冷了几分:“怎么,难道你觉得凭借你三言两语,就想让一切事情像是没发生过一样吗?”秦阳叹了口气道:“说真的,我真是这样期望的,我这个人麻烦已经够多了,我并不想再和你们水月宗对上,因为我觉得毫无意义,三百年前的恩怨,而且还是无法说清楚谁对谁错的恩怨,你觉得我们有必要一直厮杀像下去吗?”柳赋语冷冷的哼道:“当初是你们隐门的人辜负了我们的宗主,害的我们宗门的前辈自杀而死……”秦阳打断了柳赋语的话:“是,这事确实是我隐门前辈的错,但是他明明占据很大优势,却对你们屡屡放过,最终落在你们手里,为自己的所做所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这难道还不够吗?”柳赋语冷冷的说道:“他难道不应该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吗?”秦阳看着柳赋语那冷冷的脸,表情有些无奈:“难道死亡还不够代价吗,或者当初我们隐门那位前辈就应该心狠一点,一路杀过去,或许今天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……”柳赋语冷哼道:“凡是有果必有因,如果没有当初你们隐门中人薄情寡性,哪里又会有后面的那些事情?”秦阳摇摇头:“算了,前尘往事扯也扯不清楚,我就想问你,你之前来找我所为何事?”柳赋语沉声道:“你是隐门当代传人,我也是水月宗下一代掌门继承人,我要向你发起挑战!”秦阳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:“你?挑战我?”柳赋语点头道:“对,挑战你,生死战!”生死战?秦阳愣了一下,脸上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。

卧槽,要不要玩这么大?一上手就是生死战?怎么和之前的司徒香一个德性?秦阳又不傻,自然不会去接这个招。

秦阳一脸认真的问道:“柳小姐,你现在多少岁,什么实力?”柳赋语沉着脸回答道:“二十七岁,实力无可奉告。 ”秦阳叹了口气道:“你无可奉告,但是我却可以告诉你,我刚满二十一岁,实力是中十八窍穴,你二十七岁,实力应该是大成境天人阶,大约是二十五到二十六窍穴的实力,这样的实力,你找一个比你小六岁,实力在小成境中十八窍穴的人生死战,你觉得这样合适吗?”柳赋语的脸色微微一变,流露出几分窘色。 是的,恩怨归恩怨,但是道理归道理,这是两回事。

以柳赋语的实力找秦阳生死战,那摆明就是欺负秦阳,根本就是以大欺小,毫无悬念……秦阳一脸认真的建议道:“我的师傅,师公都在中海,如果你们水月宗真的有想法,要不派两个人来和我师傅师公单挑,我想他们是不会拒绝的……”PS:卡文,这个情节怎么继续还在纠结,今天少一章,明天补~~头疼啊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