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鲜衣怒马】于淼火车长笛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常识题库 > 西方文学,time:2019-07-11 21:16
上一篇:梦见狗扑咬自己 梦见狗扑咬自己什么意思 下一篇:没有了

【鲜衣怒马】于淼火车长笛

我那时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在一瞬间感到神识敏锐了很多。 现在想来,大概就像用进废退一样,我身上属于自己的个性的那部分,在离开家乡的一部分苏醒了过来吧。

离开家以前的孩子所持有的社会关系,不过是社会关系的微缩版。 因此不需要磨砺自己的爪牙拼命活着,也不用在车流中大声鸣笛。 但从这一刻起,遇到什么样的人、拥有什么样的人生,全看自己要走在怎样一条车道上了。 人与人的关系,从那天开始,在我眼里就像是无数行驶在并行立交桥上的车辆。 偶然汇集,又走向不同高度的道路;偶尔也会偏离航线,甚至为了追求和什么人心灵互通勉强自己寻求更高的高度。 我就像是那列火车。 从幽深晦暗的秦岭隧道里钻出来,一抬眼,是漫天斜雨飞丝撕扯着阴沉沉的天空。 在广袤的旷野上,行驶在这条轨道上的也唯有自己一人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