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说我是害虫43,第43章 一剑平之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常识题库 > 西方文学,time:2019-06-10 11:24
上一篇:他们曾经做过明星助理,现在却是一线明星 下一篇:他又冒出个想法:能不能在宫中卖自己的馒头

他们说我是害虫43,第43章 一剑平之

一秒记住【新谷粒小说网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众人闻言,皆不由面面相觑。 秦越问道:“老仙长何不请巡天司出手相助?”老头揪了揪长胡子,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,而后一道光芒从他额前飞出,直接没入玉牌之中。

接着,他将玉牌往天上一扔,便见玉牌朝东方直射而去。

见那光芒消失于黑暗之中,他才叹道:“老朽乃本地土地,由东湖开国君王所封。

不说老朽无法直接越权上报巡天司,就算行,也得念念当初东湖王室的那点香火情。

”其他人都听明白了,但是牛青山还是一头雾水。 顾顺轻叹道:“这么多人命,还不足以令国主动容么?”原本在山上破庙,他还曾和牛青山说过‘人命不如颜面重要,这就是现实’的话,可现在,他自己反而有些看不开了。 因为涉及的人命,太多了!老土地再次长叹,“你们快离开此地吧!那邪祟已疯,失去束缚之后,方圆数十里内,都将遭灭顶之灾。 此事我已通知东湖王室,该如何行事,国主会有决断的。 ”老土地挥挥衣袖,赶他们走。 牛青山记挂着家中母亲,又见老人赶人,便冲大家抱拳道:“家母昏迷未醒,还待我送药回去,小子便告辞了,多谢大家!”林在行微笑道:“我送你回去,夜间赶路,我们比你有经验些。

”顾顺和鹿南客看了眼,也跟着他们而去。 这里是山脚,他们还有一段共同的路要走。

就在他们转身离去的时候,一道如烈阳般耀眼的金色剑光,从天而降,一剑破开黑暗,插入那座栖凤山。

那剑光如同烈阳,散发出耀眼的光芒,将此地照得亮如白昼,瞬间便将那漫山的黑雾绞成粉碎。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,在这栖凤山上回荡,最终消逝。

终于,天空中的铅云消散。 夜风停了,星月出来了。 一切仿佛又归于平静。

这一幕,别说是林在行他们这些人,就是那个土地老爷,也同样看得目瞪口呆,手一抖,直接就拽下了几根白胡子。

众人呆呆看着山上,只见一道白色身影,缓缓从天而降,黑发随风舞动,白衣飘飘,气质飘渺出尘。

下一刻,那身影便背着手,出现在远处一处树巅上。 “小神见过上仙!”土地老头终于回过神来,朝那白衣秀士行礼。

白衣秀士背着手,道:“乌烟瘴气!若非本座恰经此地,也不知要有多少人枉死!你去告诉东湖王室,让他们自去巡天司领罚,顺便派人前来超度此地亡魂,就说此乃巡天司左司命林道玄所言。

”“是!上仙之言,小神定然带到!”老土地心里苦,暗骂怎么破事都被自己碰上?这种小地方,怎么突然间就跑出一个大人物来了?见老土地这般说,林道玄身形一个闪烁,消失无踪。

林道玄消失之后,那位老土地长叹一声,也跟着消失。

良久,众人才渐渐回过神来。

“就,就这样结束了?”顾顺不敢置信道。 秦越抹着额上的虚汗道:“那你还想怎滴?你知道他是谁吗?你知道巡天司代表着什么吗?你知道巡天司司命又代表着什么吗?”顾顺张了张嘴,又听秦越叹道:“当真是强得可怕啊!相隔这么远,都有种让人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
”林在行则叹道:“这还只是咱们青木洲的巡天司,而东方青木洲在天下九洲之中,整体实力也只算中等,比不得南方琉璃洲,北方玉龙洲,以及中洲等地。

特别是中洲,听我师父说,中洲那地界,道门真人和儒家大贤扎堆……”这话一出来,其他几人都露出神往之色。 即便是山野小子牛青山,也不由露出向往之色。 一旁的鹿南客轻咳道:“你们是不是太小看天下武人了?”秦越嗤笑道:“山下武夫被人小看,这不是很正常吗?道家性命双修,求道长生,寿命悠长;佛门修性不修命,以求精神超脱,用精神重铸金身:武夫呢?不修性,只修命,则命不长久!”鹿南客轻咳道:“但你不能否认,武人的实力并不比其他人弱。 ”秦越摊手笑道:“我不否认啊!可我们山上修士随便闭个关,你们武人可能就已经垂垂老矣!拿什么和我们争?”鹿南客被秦越驳得雅口无言,最终只能闭口不谈。

见气氛尴尬,顾顺轻咳了下,“青山,你身上怎有股尿臊味?”牛青山闻言,尴尬地笑了下,而后简短地将自己在那幻境中的遭遇说出。

众人听了,不由离这小子远了几步,原本林在行还想拎着他赶路的,可现在,他有些犹豫了。

牛青山见此,无辜道:“在那种情形下,我也是无可奈何啊!”“那你怎么知道将那座雕像推倒的?”秦越问。

牛青山摆手道:“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!”鹿南客也点头道:“我也觉得不会是青山,他没那么大气力。

”“那还有谁?”林在行不解道。 众人闻言,面面相觑。 就在此时,一阵轻风拂来,“阿客!”一声软糯的声音传来,一道身影在夜风中缓缓飘来。

众人见此,不由愣了愣。 鹿南客则露出欣喜之色,叫了声,“雪儿!”结果那女子便在远处不过来了。

“雪儿,怎么了?”鹿南客问道。

那女子苦笑道:“我们皆无法离开这座栖凤山,之前有位仙长将我们救出,让我们在此安心等候,会有人前来超度我们……”此时,众人才发现,栖凤山上,那邪祟虽然被斩,黑雾虽然已经消散,但却依然阴气萦绕,鬼气森森。 鹿南客看向众人,道:“众位,我就不回去了,就此别过!”顾顺见此,轻咳了下,道:“我也不回去了,天亮再走!”为了那百两钱银的赌资,他也够拼的了。 “二位兄长,后会有期!”牛青山朝他们抱拳道,“若非家母还在家中待我送药回去,小弟真想随二位兄长游历江湖……”顾顺闻言便笑道:“别傻,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 你家里只有你一个干活的,你要是走了,你母亲怎么办?”牛青山闻言,轻叹一声,再次抱拳,“后会有期!”而鹿南客,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没空理他了,这对苦命鸳鸯,正在那里互诉离别之苦呢!看着牛青山那一副怅然若失的神情,方寸知道,这小子在见识过这些之后,心有些野了,不再甘于曾经的平凡了。

他其实有些羡慕他,至少这家伙是个人类,不是一只虫子。 亲情,有情,爱情……这些他都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去享受。 “一定要变回人!”方寸暗暗告诉自己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