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志人物-废都删节段落大全柳月
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常识题库 > 西方文学,time:2019-06-11 14:33
上一篇:50块闯深圳,两起两落,他从负债10万到身价过亿! 下一篇: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工艺发展工程官方网站

励志人物-废都删节段落大全柳月

【作者简介】贾平凹是我国当代文坛屈指可数的文学奇才,被誉为鬼才。

他是当代中国一位最具叛逆性、创造精神和广泛影响的作家,也是当代中国可以进入世界文学史册的为数不多的著名文学家之一。

《废都》是贾平凹最著名的争议小说,由于大量的性描写在国内遭禁16年,却在外国赢得声誉,1997年贾平凹凭《废都》获得法国著名的费米娜文学奖。

被禁16年之后,《废都》2009年再度出版,并与《浮躁》、《秦腔》组成《贾平凹三部》。

《废都》以历史文化悠久的古都西安当代生活为背景,记叙闲散文人作家庄之蝶、书法家龚靖元、画家汪希眠及艺术家阮知非四大名人的起居生活,展现了浓缩的西京城形形色色废都景观。 作者以庄之蝶与几位女性情感的纠葛为主线,以阮知非等诸名士穿插叙述为辅线,笔墨浓淡相宜。 在诸多女性中,唐宛儿、柳月、牛月清为他塑造最为成功也最倾心的鲜明人物。 在这些充满灵性、情感聪慧而富有古典悲剧色彩的人物身上,体现出作者至高的美学理想。

小说核心人物庄之蝶,在他身上可能影印了作者的痕迹。 他集合了现代都市生活赋予一个名人复杂多面的特征:不喜拘束、洒脱行意、豪饮畅谈、学识渊博,颇具魏晋风度。

然而,透过这些表象,古城墙夜里的埙声,实则契合了他内心深处最孤独的痛苦。

40万字篇幅中,作者以庄之蝶与几位女性情感的纠葛为主线,以阮知非等诸名士穿插叙述为辅线,笔墨浓淡相宜,时有笑口常开一类时政幽默小景展现,活跃了气氛,激活了读者思路,令人叫绝。

贾平凹不愧为写女性系列的大手笔,在诸多女性中,唐宛儿、柳月、牛月清为他塑造最为成功也最倾心的鲜明人物。 在这些充满灵性、情感聪慧而富有古典悲剧色彩的人物身上,体现出作者至高的美学理想。 这种美学观念植根于西京城现实生活的土壤上,却又被浸染了理想的光辉,因这理想的璀灿,造就了不同凡俗的品味,为作品埋下不可挽落的悲哀。 这是自然美落入现代城市的悲哀,体现了人类现代文明发展自身的某种必然。 唐宛儿被押潼关受辱,柳月嫁残疾的市长儿子,牛月清离婚、钟主编患癌辞世、阿灿避而不现、慧明堕胎与景雪荫官司败北,最后庄之蝶只有灰溜溜踏上南行列车,小说的结局弥漫了找不到出路的痛苦与孤独。 小说充满了浓厚的悲剧色彩。

它将自然美有血有肉丰满地呈现给读者,然后再一件件将其撕毁。 牛与破烂老者是小说中两个重要角色。 以牛的独特视角这一荒涎手法的引用,寄托了作者强烈的回归自然意识,破烂老者不经意的民谣,传递出对现代生活的负面反讽。 这部小说还涉及了露骨性行为的描写,令人惊悚。

这些最原始的描写,展现了人于无奈之下隐藏的自然冲动。 在这里,性的结合只能是苟且的获得一丝动物性的安慰。 也正是这性的展现,反映了庄之蝶内心深处纠缠着灵与肉的冲撞与追求。

贾平凹《废都》故事梗概出得巷子,到了小街;不想迎面撞着龚靖元。 龚靖元胖得肚子腆起来,一见面就啼啼地笑,说:妹子你咋这么年轻身子还是姑娘家的身子,叫人怎么不恨我那兄弟!你要快些难看哩,这样我心里才平衡啊!就啪啪地用手拍自己肚皮,叫苦走不到人前去了。 牛月清也拿手去拍了那肚皮.说道人到这个年岁有个小肚子才有魅力的,乐得龚靖元直叫那我就不悲观了!两人寒暄说笑,龚靖元就看见了她拿的红衣红裤,又作践还要消啊,穿这么艳的衣服牛月清说:碰上了就好,也用不着给你去上门通知。 你兄弟星期三生日,要你过来热闹的。 龚靖元说:吓!这是好事儿,到时候我带副麻将去,哥儿兄弟玩上一天一夜的!你没叫了那阮老板,让他来时带几个戏于娃吗要闹就闹大些,要不要我领个厨师,不管哪个宾馆我一句话保准去的!牛月清说:什么也不用领,来了什么也不要拿,只带一张嘴就是,若行旧规矩,我就要恼了!要玩麻将你就携上,我家可没一副好的。 龚靖元说:你猜我来干啥的,就是买副好麻将的。 两人又说了一阵笑话,分了手。

牛月清回来天就擦黑,柳月把饭菜已摆上桌,桌边坐着干表姐夫。

沙发边放了带来的一袋洋芋、两个南瓜、一手帕新摘的鲜金针菜,他还没有吃饭,专等着庄之蝶和牛月清的。

招呼过了,牛月清说;之蝶出外浪了几天了,现在不回来;晚饭必是又在外边吃了,不等他了!话刚说毕,庄之蝶就推门进来。

干表姐夫说;城里也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!庄之蝶也一脸热情,问:好长时间不见你来了!听说你是承包了窑场了,发了吧干表姐夫说;挣钱不出力.出力不挣钱,烧一夜砖抵不住上个标点符号的。 可就这;一天也忙得鬼吹火!接到妹子口信,说要办事,我对你表姐说了,就是挖出了金窖也不挖了,一定得去的!就带了些菜来了。

庄之蝶倒莫名其妙,说;我也不开公司。 不盖房子,有什么事的。

是你妹子想见你们了,让你们来逛逛的。 干表姐夫说;这你就不如月清朴实了,你是怕我们乡里人来吃饭吗你瞒我,我还是来的,那一日我家数口,还有老姑的一干子老亲世故都来呀!庄之蝶见他说得认真,就问牛月清:咱办什么事牛月清偏笑而不语。

柳月说;你只在外逛,家里什么事操过心,连自己生日都忘了!庄之蝶抖了那红衣红裤,脸上沉下来,说:七十八十了给娘都没过生日,我过的什么就对干表姐夫说;别听月清说的,没事找事。 你吃饭吧,我是在外边吃了的。

就走到书房去。

干表姐夫原本还要在饭桌上给庄之蝶说话的,见庄之蝶脸面不好,便给牛月清低声说起来。 原来干表姐拿了那让生儿子的药回去吃了,遵嘱必须在一月之内怀上胎的,但她偏感冒了三天。

感冒才好了,窑上的一批欠款别人要不回来,又需他出外索帐,他一去又是半月,回来怀孕期就过了,能否再向那街坊的老婆婆讨服药来吃。 牛月清听了,心里有些生气,想这一服药要数百元的,你那欠款又能是多少,应人是小,误人事大,怎么能这般地不经心!但事到如今,又是亲戚,依靠的又是人家,难听的话说不出口,就说;我再去求求那老婆婆去。

这药可不是轻易敢糟踏了的,光那沉香我就花了五百元哩。

干表姐夫说:下个月我打死都不到哪儿去,一口酒也不喝了。 牛月清又压低了声音说;这事你们可要保密,谁也不能说的,孩子怀上了,就给我来说一声,我买了滋养品去看她。

你什么都要禁言,不要让她干重活,不敢吵嘴怄气,到时间了,我在城里医院找熟人说好,用车去接她就是了。

干表姐夫点了头说:这是自然。

牛月清又说:重吃药的事不要对之蝶提说。 就去了书房,对庄之蝶说:你不吃饭,陪干表姐夫喝些酒吧,我去街上给干表姐买双凉鞋的,立时就回来。

庄之蝶拿了酒出来。

出来到客厅了脸上才笑。


编辑推荐

友情链接